那个医院治疗白癜风好 https://jbk.39.net/yiyuanzaixian/bjzkbdfyy

西双版纳在云南省的最东端,因其雨林生态环境、丰富的动植物资源和傣族风土人情而闻名。尤其是冬季,温和的气候吸引了不少北方人前来过冬。因为元旦有人叫我带队去版纳,这几天就抽空先去转转。

版纳植物园似乎是在中午十二点才醒来的。早上天气总是雾蒙蒙、阴沉沉,空气中弥漫肉眼可见的水汽。一过中午,云开雾散,气温陡升,直逼30度。

虽说是热带,气温也不低,在冬季版纳的生物们却也不如其他几个季节活跃。但相对北边的一些地方,版纳简直是热闹非凡了。

南班江上的吊桥,是进入版纳植物园的入口之一。在吊桥的这一边看,高而密的树林似城墙,阻隔外来的一切视线。对自然爱好者来说,小小的吊桥就像爱丽丝的兔子洞,迈入后就进入了版纳植物园的地界,进入了生物多样性的“仙境”。

↑吊桥

——植物——

植物实在太多,只是走马观花逛了两天就见到上百种没见过的植物,拍了上千张照片。只好先挑一些有代表性的分享。

一进入版纳植物园,首先到达的是百花园。虽说是热带,但冬季开花植物依旧较少(是与当地水平相比较),现在还开着美丽花朵的植物大都集中在百花园。

出色的景观地形营造也为园子增色不少。

这里种植了许多花期悠长、花大色艳的植物。开的最旺盛的当属三角梅了,大红大紫。紫蝉、黄蝉花也正值花期,很多游客捡起落花别在头上。

↑惊人的三角梅花事

↑紫蝉

↑软枝黄蝉

在热带,高大的树木也能开出满树花朵。火焰木开着一树红号角似的花朵。美丽异木棉是少有的落叶树木,花期时树冠上少有叶片,但却开满粉花,极其迷人。

↑火焰木

↑美丽异木棉

园区的其他区域,开着很多奇花异草。

藤本园的巨花马兜铃正开,花朵硕大无比,紫红色、白色斑纹交错。由于他的花瓣非常皱,被一些人戏称为“破抹布花”。麻雀花也是一种马兜铃,花型同样特别。

马兜铃边上开着一种貌似茑萝,但要大上不少的玫红色花朵,查了一下,原来叫王妃藤。

↑巨花马兜铃

↑麻雀花

↑王妃藤

很多豆科植物正在开花。某种花序塔状的朱缨花吐露长而飘逸的花蕊,吸引了太阳鸟们前来吸食花蜜。某种球花豆开在百果园的一角,花序是一个球型,乍一看还以为是什么果子吊在树上。

传说中的相思子——海红豆已经成熟,豆荚裂开,露出其内鲜红的种子。我在树下翻找,但一枚种子也找不到。可能都被门口的小贩捡走了吧。

↑飘逸的某种朱缨花

↑某种球花豆

↑海红豆

到了热带地区,自然少不了水果。鸡蛋果、阳桃、柚子正当季。柚子长江流域也很多,并不感到稀奇。鸡蛋果和长在树上的杨桃对我来说可是稀罕货。捡了地上的熟果尝,鸡蛋果几乎没有水分,口感像奶油酥饼。杨桃酸甜多汁,完全不是平时饭店里吃到的那种寡淡口味。

↑树上的杨桃

↑鸡蛋果

↑百果园芒果林,可惜什么果子都不剩了

除了各种奇花异草,雨林生态系统中还有各种不寻常的现象。

龙脑香是东亚热带雨林的标志植物,是雨林生态系统的最上层。龙脑香大树甚至能高达六七十米,他们显得高大细长,直到接近树顶才开始分枝。版纳著名的望天树就是龙脑香的一种。

↑高大无比的龙脑香科植物

另一些雨林树木为了加固自己,长出了大板根。还有一些树木则采用了另一种残酷的做法,绞杀。部分榕属植物会在大树旁或大树上发芽,随着长大,榕树将逐渐包裹住寄主大树,并将它杀死。从人类的角度上看,将给自己成长提供支柱的树木杀死,这些榕属植物可以算是忘恩负义了。

↑工作人员正爬上一棵具有大板根的树木

↑榕树正在绞杀一棵棕榈类植物

↑榕树中央的植物已经完全死亡,并被分解殆尽

老茎生花、多种多样的附生植物是也热带植物的独特现象。

↑所谓老茎生花

↑长在棕榈上的各种蕨类

版纳雨林有他最特别的一点:这里原本是一片海洋。在雨林中,还有一些滨海植物的遗存,如露兜树和山红树。这两种树木的基部,还长有为了适应滨海环境而演化出的支柱根。这是地质史上沧海桑田的证明,这里曾经是海洋,但现在,西双版纳热带雨林是世界上离海洋最远的雨林。

↑露兜树

↑山红树

本来想着应该能见到不少热带兰花和姜花,但或许是因为季节不对,只见到了紫花鹤顶兰和瓷玫瑰等几种。

↑姜科瓷玫瑰

↑紫花鹤顶兰

东区热带雨林里植物种类更多,也更加具有雨林特色。叫人头大的是,基本上只能见着树干和上面挂着的牌子。像“见血封喉”、“箭毒木”等大名鼎鼎的植物就长在步道边。

↑没错,只能看到树牌

↑不见天日的东区热带雨林

——鸟类——

恰逢观鸟节,园子里有不少扛着巨炮的摄影师。由于我主要兴趣并不在鸟类,所以只记录了两种。运气不错,我在一片豆科植物中记录到了园子的“吉祥物”——黄腰太阳鸟。晚上还看到了一对小鸟在枝头上休息,靠在一起,很温馨的样子。

↑黄腰太阳鸟就是它了

↑一对倚靠在树上休息的鸟

——夜晚——

晚上的月光太过明亮,走在路上完全不需要其它照明。在晚上出来逛园子,自然是想看看昆虫、两爬之类的小生物。

夜晚的自然界有着各式各样的声音。今叶的雨林之声以两种虫鸣为主,一种低沉、绵长,一种高昂、短促。

↑可以感受一下夜晚的雨林之声

其他一些窸窸窣窣的声音伴奏,有树叶从林冠落下、着地的声音,有时不时传出的蛙鸣,以及各种难以辨认的细微响动。

老实说,树叶落下的声音还真怪吓人的。常绿树的叶片又大又重,下落时发出的声响像是由远及近的脚步声,最后重重落地,感觉有人在我背后开了一枪。

虽说听的见声,但冬季的昆虫和青蛙很不好找,逛了一晚上并没什么收获。

↑一只伪装大师,可能是鬼脸天蛾

九点左右,月亮西斜,猎户座出现在地平线上。透过纯净的空气,我第一次发现,原来猎户肩膀处的恒星是红色的。

树影底下隐藏着惊喜,一脚踩上去,脚边赫然浮现三四个萤光点,蹲下一看,原来是萤火虫的幼虫。到了夏季,这该有多少萤火虫哇!

远远的朝林子里看,似乎还能看到一些绿色的荧光点,或许是发光真菌。但是走近了却什么也找不到。

↑如果我回去后一蹦50米高,是因为我被这只跳蛛咬了

————

这两天的版纳见闻就到这结束了,非常粗略,因为还有太多的东西要在整理中慢慢消化。版纳植物园太大了,生物多样性太丰富了,仔细逛下来怕不是要半年(要不是有人捉我回去干活,我可能真的会在这里逛半年)。

如果您是自然爱好者,那这里绝对是圣地,是人间天堂。如果没来过版纳植物园,那么乘着冬季到春节前机票价格低廉,把没用完的年假请了,来一趟版纳是非常不错的选择。如果对我说的元旦博物旅行队伍感兴趣的话,可以点击阅读原文查看详情。

作者:蒋某人

图片:蒋某人

本作品采用(CCBY-NC-ND4.0)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转载请注明地址:http://www.rongshuye.com/rsyzyfb/1062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