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西畴不仅有“等不是办法,干才有希望”的响亮精神口号,在过去20多年的“美丽西畴”行动中,更是集合各民族之力将西畴从深受石漠化困扰的“荒蛮之地”建设为绿林遍野、风光无限的生态文明栖息地。人类的发展,是一个与自然不断协商的过程。守护我们的共有家园,是各民族最朴实、最根本的心愿,也能够融入到生态文明建设中,形成更可贵的观念共识与行动基础。

在西畴,“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发展理念深入人心。青山环绕,绿水长流的西畴是西畴人民用勤劳的双手通过几十年的奋斗重塑而来的,也成为了西畴精神中极为重要的一部分。

图一:绿色的西畴

这一次,我们深入到曼竜彝族花倮村、下坝和大寨壮族村,以及田湾瑶族村四个少数民族寨子实地调研,我发现少数民族聚居的村落多位于山林深处,拥有丰富的生物多样性资源,乡民们是将民族的生态观与生态修复和环境保护结合在一起的行动者。各族的生态伦理意识和智慧对当地生态保护和恢复发挥的作用具有可供参考和借鉴的意义;西畴县能成为北回归线上的喀斯特绿洲也不可忽视各民族在日常生产活动中做出的贡献。

彝族花倮人:衣服有万物心中有万物

彝族花倮人世代生存的曼竜村是我们西畴之行探访的第一个少数民族村落。它坐落于西畴县鸡街乡西北部的山沟里。花倮人的生态观念直观地体现在了物质文化上。当我们抵达村落时,村里的妇女与孩童穿着鲜艳的民族服装,为我们跳起了列入国家级非遗保护名录的葫芦笙舞。

视频1:葫芦笙舞表演的片段

舞蹈时,吹葫芦笙者为领舞,只要葫芦笙一响,妇女们便携手随葫芦笙吹出的节拍,踏地顿足,扭肢摆裙,婆娑起舞。曼妙的舞姿固然引人注目,但随着身体“S”型摆动而摇曳的帽檐流苏和裙摆亦是亮点。

图二:身穿彝族花倮支系传统服饰的女孩

整套衣物的装饰以三角形为主,大小、颜色不同的三角图形在服饰上纵横排列,辅以碎花、圆圈装饰,色彩鲜妍;最特别的是帽檐流苏,缀着大大的绿色和红色三角,颇具民族特色。

舞蹈结束,我们向村里国家级非遗传承人宗天珍老人请教花倮人的服饰意涵,才知道摇曳的舞姿和鲜艳的服饰都蕴含着彝族花倮支系特有的民族信仰与文化:不断扭动身躯寓意彝族花倮人的先祖为了摆脱迁徙过程中缠绕在身上的蛇,服饰上纵向排列的三角意为狗牙,横向排列的三角意为荞叶,圆圈为鱼眼,碎花指一切花草树木,帽檐流苏的三角也寓意为荞叶,帽顶高高立起,缀着流苏,形似鸟头。这些指代包含了陆地、水生和天上的动物,包括了与人类共生的花草树木。依据宗奶奶所讲,彝族先祖们将世间万物绘于衣物上,想表达的不过是天佑生灵,世间万物和谐共生的的美好祈愿;而荞叶在服饰上的多次体现则是因为传说彝族花倮人的先祖濒死之际靠吃荞麦存活了下来,自此,彝族花倮人对荞菜有了一定程度的自然崇拜。

图三:向我们讲解花倮人衣服意涵的宗天珍老人

因为这些寓意和崇拜,花倮人爱育草木、恩及禽兽,对居住地周边的动植物始终保持着关照和敬重之心。花倮人每年农历四月十五日会举办荞菜节,大家一起跳葫芦笙舞,虔诚地感恩曾经救了先祖的性命的荞麦,也感谢万物与人类共生。

壮族:守好水头与山头

鸡街乡下坝村是一个壮族侬支系聚居的村落。与生活在高地的花倮人不同,壮族人总是生活在“水头”,寨子依山傍水而建,屋后森林茂密,屋前阡陌纵横。这里的壮族擅长渔鼓说唱,在渔鼓说唱的唱词里,鱼是壮族人的救命恩人,他们对鱼充满感激。

图四:村民们给我们展示的渔鼓说唱唱词

视频2:村民们给我们表演渔鼓说唱的片段

除了在渔鼓说唱这类文艺活动中表达族群与其他生命的关系之外,壮族人还通过祭祀活动来表达他们敬重自然,爱护自然的生态观。祭龙节是壮族最盛大的祭祀活动。族人们相信“有森林才会有水,有水才能活人”,他们通过每年的祭龙节来强调人与自然的共生,祈求上天保佑村落风调雨顺,无灾无祸。

我们在另一个壮族村落——大寨村也听到了相同的观念。大寨村72岁的老村长田良友告诉我们,每年祭龙节,他们都要聚集在村里最大的榕树(壮族人称为“龙树”)下,感谢万物上苍对乡民的庇佑。疫情前,每一年的祭龙节,他们都邀请远近村落里的各族亲朋好友一起来过节,壮族人对自然生态的保护观念也得以向其他民族传递、相互感染。在对西畴县林业局的工作人员进行访谈时,我们得知大寨村是最早且是自发进行封山育林的一个村庄,当我们向村长求证时,这位做了48年的村长证实了这一点。他说:

“我们寨子,早在(19)78年时,就开始制定村规民约,不许大家进山砍伐,甚至是拾木捡柴。村规里明确规定只有家里办丧事时,才能在村干部的监督下,到经济林中取回一定的柴木回来,置办酒席时使用。”

除了村民自我约束的行为,大寨村还成立了义务巡逻队,对山林与河塘进行巡逻管制,也对破坏环境的行为进行监督。几十年来,村民们形成了爱林护水的共识,村长骄傲指着远方的山丘,让我们看大寨村民们对山林保护的行动所带来的满目葱绿。

图五:大寨村举办祭龙节的大榕树

榕树上设有“齐心亭”

瑶族:写入人生准则中的生态保护戒律

田湾瑶族村中每一个男孩在成年后都会依照生辰八字修订一本“行为规范”,里面根据不同男性的生辰八字会记录上其可为和不可为之事。值得注意的是,其中有“十戒”是所有人都必须遵守的,包括:“一戒者不得逆天”、“二戒者不得唱风骂雨”、“六戒者不得杀害生灵”,都是在告诫人们与自然的相处之道,言辞严厉,告诫每个人都要尊重自然,崇敬自然,不得违背自然规律,不得随意评判风雨节令,更不得残害生灵(包括动物和植物)。天地有大美而不言,四时有明法而不议,万物有成理而不说;自然有其发展的规律和轨迹,依照瑶族男孩的这“三戒”,瑶族村民奉行以人为本、适应自然的生态伦理观,树木以时伐焉、禽兽以时杀焉,把自然保护置于首要地位,与自然互惠,再来考虑自己生产生活的必要保障。

图六:田湾村瑶族男性的“十戒”

当地村民告诉我们,这些规定在族群心中就是如同法律一样神圣至高的存在,代代相传的“十戒”既是对当地生态伦理观念的有效传承,也是对当地生态环境保护的重要保障。瑶族对寨子里一些景观的建设也体现了这一观念,比如贯通村落的道路两侧都围满了竹制栅栏,所用竹子都是寨子中种植的长势不够好的竹子;村民既保护竹林,也因材建村,用竹制栅栏来美化村容村貌。我想,或许因为这“十戒”记录于书本上、且人手一本,具有存留时间的长久性、公之于众的广泛性和公序良俗的权威性三大特征,使得瑶族人民尊重自然、保护自然的意识能够长久传承、警醒于心、施诸于行。

图七:田湾村瑶族同胞用竹子编制的栅栏

四时行焉,百物生焉。各族村民们的生态观念,是他们能够在地方繁衍生息、安居乐业的基础。诚然,这些传统的观念,与当地百姓的传统生活方式与生态保护也不完全契合,亦有冲突之处——例如我们在调查过程中,也从很多当地人口中得知:20世纪90年代以前,当地森林覆盖率的减少是与民众为生火做饭,熬制猪饲料而不得不乱砍滥发紧密相关的。但伴随社会的整体发展,人们生活方式的改变——沼气与电能对传统火塘、柴火灶台的替代,人们更能矫正自己与生态之间的关系。作为中国一个生态修复成功案例的西畴,在总结提炼自己成功经验之时,也应该将各民族的生态观和生态实践纳入其中,因地制宜发展产业,推动乡村振兴,相信这些少数民族村落发展的道路会越走越好,西畴县的未来也会越来越好!

(本文作者系级社会工作专业本科生)

陈雪老师评语:西畴不仅有精神“红”,还有满山“绿”。如果你翻开西畴的县志,读西畴的精神故事,你就会知道这种绿不是自然得天独厚的恩赐,而是20万西畴人在近30年的时间里封山育林、人工造林的成果。我们在调研中,不仅


转载请注明地址:http://www.rongshuye.com/rsyzyfb/105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