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颠风 http://m.39.net/pf/a_4710682.html

在树上聊天

王国华

高高的天空漏下一点亮光,晨风和暖。吃完宵夜的人迷迷糊糊地各自打车回家。睡在榕树上的人互相叫醒,来到地面上,准备奔向四面八方。

他们为什么选择榕树,而不是更加高大敞亮的棕榈树?你看看就明白了。棕榈树叶子粗长,清爽,笔直,一眼可以望穿。身体贴在上面,就像睡在大街上,没有安全感。和老婆亲个嘴,需先确定路上无人。

大榕树的叶子多密。一片挨着一片,互相拉着手,风吹不透,水淋不进,可以挡住望远镜和透视镜。所谓一叶障目,说的就是大榕树的叶子。它们搭起了一个巨大的私密空间。人们居住在上面,能搭建三室一厅的房间,也能抠出一室一厅或者单间。丰俭由人,风格自便。

这是二零一八年年末。深圳最低气温15度。几天不见阳光,潮湿,冷入骨髓。每个人必须找到一个取暖的家。深圳平均房价五万四千元每平方米。对于这个年代的人,已经是天文数字。

一九八九年的人民日报曾刊登过一个新闻,说北京房价每平方米一千六百元,严重超出市民承受能力,大学毕业生不吃不喝一百年才能买套房。若干年后,后人看到二零一八年的消息,或许也会像二零一八年的人一样笑话前人目光短浅。

而卡在二零一八年的我,深刻理解这个房价让多少人蹦起来都摸不着。如此,选择住在树上,是不是对这个时代的反抗和讽刺?我的回答:这样想似乎没什么意思了。贬低了住树人。他们选择树,是跟随了内心。

这个城市里,隐藏着好多不同的人。他们平时混杂在你我中间,吃同样的饭,挤同样的地铁,加同样的班,投资同样的P2P,同样被坑,买同样的股票被套。他们是金融民工、IT男、公务员、私营企业主、画家、快递小哥和乞丐。

他们在密密麻麻的小区里和城中村开启如常的一天。他们不可避免地淹没在人群中,连姓名和长相都模糊了。他们岂知自己有特别之处?忽然有一天,有个人在



转载请注明地址:http://www.rongshuye.com/rsyszhj/99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