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求职招聘微信群 http://www.suqitech.com/mobile/news/show-209062.html

九一六路上的浓荫

天气渐渐热起来,上下班走在九一六路段,一排粗壮的榕树,榕树的气根在风中飘荡,成为车水马龙之间交错的风景,宽大的树冠形成浓荫一片,日暮时分,成群结队的鸟儿们在树丛间觅食,它们在树杈间飞起落下,那啾啾的鸟鸣声中夹杂着凡世生活的欢愉,成为平潭城区主干道上的奇景。

九一六路,是为纪念平潭解放日年9月16日,而命名。如同福州的八一七路得此路名。

记得十几年前,九一六路这一带成为平潭开发的新区,老公的朋友在这里租了一家小店卖影碟片,上世纪九十年代,掀起一股韩剧热潮,什么《人鱼小姐》、《看了又看》等片子,我也常到小店里一起看韩片。那时,店门口的榕树,细细的树干,叶片稀稀落落。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十几年悄然而过,每天经过九一六路上班,下班,看着这些大榕树,就颇为感触:“草树知春不久归,百般红紫斗芳菲。杨花榆英无才思,惟解漫天作雪飞。”这是韩愈在《晚春》中所描绘,花草树木探得春将归去的消息,便各自施展出浑身解数,吐艳争芳,就连那本来乏色少香的杨花、榆荚也不甘示弱,而化作雪花随风飞舞,加入了留春的行列。

榕树是常绿乔木,不会开花,亦无法与百花争艳,一年四季都是披件绿衣裳静默地立在马路旁,送走寒暑秋霜的同时,长成了粗壮的行道树。

又是一年夏日来临,常常在黄昏时分,在九一六路段欣闻阵阵鸟鸣声,这些全身乌黑的鸟儿们,对汽车喇叭声毫不胆怯,欢快地振着翅膀,落下,飞起,有时候是一群黑压压的“大部队”降落,隐没在树荫间。一直不明白为何有这么多鸟儿停留在这闹市的榕树丛中。一次不经意与林业局的朋友聊起此景,原来榕树在盛夏之时会长出一种紫红色的小小果实,这种果实鸟雀最为喜爱,每到这一时节,鸟雀们就呼朋唤友集合到榕树丛中美餐,也就形成一棵大榕上数百只鸟雀争食榕果的壮观场面。

原来如此,生物之间的秘密如此有趣,榕树不会开花,亦不艳丽,却能为鸟雀供给养分。

前一阵偶然听朋友说起,因为城区的改造,这些大榕树即将面临着移植。九一六路段拥挤的交通状况,面临着如何拓宽马路窘迫,所以这些榕树势必面临移植或被砍伐的后果。听到这个消息,内心充满了一种焦灼与不舍,担心这些榕树移植后可否成活,设想如果九一六路上没有了这些榕树,那光秃秃的马路上会是什么景象呢?还有那成群结队的鸟雀夏日里去哪里觅食,又去哪里躲避热浪滚滚的炎热呢?

一直喜欢这片浓荫,也希望这排大榕树与平潭城区一同成长。年年夏季,当我们急匆匆赶着回家的时候,在这闹市中听到这声声鸟鸣总有种尘世热闹的温暖。曾经一棵棵瘦弱的榕树,经过几千个日日夜夜的努力,终于才长成了这样粗壮的大树。经过这排树下,见到那悬落于树杈之间的气根,排成“人”字形的绿荫有着蓬勃的生命力。经过此路段,忍不住放慢速度,看着榕树下斑驳的阳光点点,内心就会涌起一股感动。

想起台湾作家三毛的一段话:“如果有来生,要做一棵树,站成永恒,没有悲伤的姿势:一半在尘土里安详,一半在空中飞扬;一半散落阴凉,一半沐浴阳光。非常沉默非常骄傲,从不依靠从不寻找。”

“下辈子要做一棵榕树!”这也是人近中年后的趋于平淡的心境吧……

年6月12日于平潭

  那天同办公室的Y小妹,发了   我们今天听着罗大佑唱“台北不是我的家,我的家乡没有霓虹灯”。是不是会生出些许伤感呢?

预览时标签不可点收录于话题#个上一篇下一篇


转载请注明地址:http://www.rongshuye.com/rsycsjy/10603.html